所有热情消退的疲倦,
是能轻而易举夺走人希望的镰刀。

【翔橙】平行线

*《红玫瑰》收录文章目录(按时间线排序)

*这篇卡了挺久的,虽然逻辑(我个人认为)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真动手写起来的时候还是比想象中艰难多了

*嗯……很短,玻璃渣写长了干嘛(理直气壮)


人生的选择题也许并没有那么复杂。


大概就连苏沐橙自己都没想过,这会是自己的“情人节礼物”。

 

——我们分手吧。

 

孙翔说这句话的时候正端着一杯柠檬红茶,柠檬已经在褐色的茶水中浸泡了许久,热度褪去之后液体被压制的甜腻开始反噬,缠绕在他的舌尖,借着这个幌子,茶叶的涩味和柠檬的酸苦一起在不知不觉间偷袭成功,将杀机藏匿在甜腻之后。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苏沐橙平静的有些过分,或者说,苏沐橙早就猜到孙翔会和自己说这些话。她抬起眼睛,注视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孙翔,同样也注意到了他手中握着的杯子中掀起的阵阵波澜,大约猜到对方心中也一样抉择艰难。

 

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这句话对现在的苏沐橙来说就像是迟来的处刑,让自己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让自己难过不已。二选一的答复,抉择艰难而已,但并非没有答案,而原本以为的犹豫不决在听到问题的时候却意外没有出现,只是横生出了无尽的寂静,在两个人中间一直蔓延。

 

不知过了多久,苏沐橙才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声音干涩地吐出了一个字。

 

她说:“好。”

 

似乎这一句“好”是能够夺走人声音的魔咒,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那无尽的寂静就重新席卷而来,将两人裹挟在其中,直到咖啡厅入口出悬挂的风铃因为大门被人推开而发出清脆的叮铃声,他们才像是反应过来一样,将视线再次聚焦在对面人的脸上。

 

看着面前少年的脸,经过几个小时地冷静,对方脸上最初的怒意已经荡然无存,但苏沐橙依旧可以看出那种百般克制下地情绪波动,似乎是在感到不可置信,惊诧于自己的果决。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她读得懂孙翔表情之下的难以置信,当下却没有力气去照顾对方的情绪,即使对方是她所有爱意所指向的少年。

 

原本双向奔赴的感情在不知不觉间似乎变成了累赘,可苏沐橙觉得自己无法去责备孙翔什么,毕竟改变最大的并非是对方而是自己,这是一种不可抗力造就的结果,自己不知道该怎样去摆脱,也不知道怎么去改变现今的情况,甚至无法去回应爱人的情感,只能任由泥潭逐渐将自己吞噬。

 

似乎所有人都把兴欣看做一匹黑马,但这种“看做”也要分类而论,第一类认为这番横空出世是新王朝崛起的前兆,第二类则是嘲讽不过是叶修全力以赴而铸成的昙花一现。可无论对方的看法是什么,作为现任队长的苏沐橙都必须去倾听这些声音,甚至去回应对方的看法。

 

如此情况下的这样心理压力比楚云秀更甚,毕竟烟雨俱乐部拥有相对完整的公关体系,而兴欣现在还是一人拆开当无数人在用尴尬场面,就连魏琛都同时兼顾着公会、银武、训练三个方面,作为队长的自己又怎么能偷懒呢?

 

苏沐橙很快就适应了在战队工作中轴转的日子,而这种日子除了会让人下意识去忽略自身,其他倒也没什么缺点。直到她接到陈果发来的消息,“孙翔来战队找你了”这八个大字就像是一串战法的大招连击,将正投入工作的她炸得只剩血皮。

 

最先从苏沐橙心中生出的情绪并不是惊喜,而是埋怨,被固化思维开始松动然后抽离了一瞬,恍惚回忆起了前几个月的孙翔,他似乎一直很期待今天,甚至提前好长时间打好了招呼。她紧抿着嘴唇,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复这条短信,毕竟她现在……都不在杭州。

 

在沉默中走到尽头,面前杯子中的液体已经完全变得冰凉,咖啡厅外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没有注意到发生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小插曲,全部都只是脚步匆匆地走着,只求在这个寒冷的深夜能早几分钟回归家的怀抱,周遭的一切都还在按照既定的轨迹缓慢前行着,除了他们。

 

“走吧,我送你回去!”

 

孙翔似乎不能继续忍受这样的相顾无言,率先出声打破寂静,按照两人往日时的习惯开口,大概是话说出口时才察觉到不妥,但也不好再没格调的反悔,只能是梗着脖子等苏沐橙的回复。

 

“你回去的高铁票,是什么时间?”苏沐橙开口。

 

孙翔瓮声瓮气地应了声,“这次还是买的最后一班。”

 

听到答案的苏沐橙“哦”了一声之后站起身,拉起桌边的行李箱,三两步就越过了孙翔,同时开口:“我想走回上林苑,你还来得及吧?”

 

上林苑到这个咖啡厅到直线距离不过两公里,就算要稍微绕一下路,走过去也不过四十分钟,苏沐橙在心中粗略计算了下距离和时间,觉得孙翔没有理由拒绝自己,可又回忆起两人不同于往日的关系,心中开始生出些微忐忑。而孙翔的反应正如她预料之中的那样,没多犹豫就点点头应了下来,快步走到与她并肩的位置,然后伸手接过了行李箱。

 

屋外渐渐起了风,冷空气趁着孙翔开门时从缝隙鱼贯而入,那本应清脆的风铃声其裹挟,原本清脆的声音在如此吹拂下变得嘈杂激烈,甚至将吧台服务员的那句“欢迎下次光临”彻底搅碎在冬日的长夜中。

 

走出大门之后,冬日的冷意因为没有了建筑物的阻拦而愈发变得肆意张扬,在夜风的加持下,坚持不懈寻找着任何可供钻入的空隙,而那两只不再有理由交握的双手,则是成为了它们进攻的第一目标。

 

苏沐橙想,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孙翔的呢?

 

可能一切因果从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注定,单凭孙翔的长相,就很难不让人心生好感,要不然陶轩当时也不会千方百计的想要把他挖过来,照着周泽楷的路子去包装对方——只可惜性格使然,这条路注定走不太通。

 

在对方来到嘉世之前,两人间的接触比很多人想象中都要多些,这也就让苏沐橙从其他角度看到了对方的另一面,甚至如果没有嘉世那一年的经历的话,自己应该会更快的心动吧?孙翔从不吝啬将自己内心的感情对外人表达出来,在这一点上,自己则是正相反。

 

大概是成长环境不同的影响,苏沐橙并不擅长表露自身的感情,无论多浓烈的感情,由内而外进行释放的时候都会被层层剥削,等能够在人前显露的时候已经浅薄无比——正如现在,甚至到了孙翔无法感知的程度。也许现在的自己并没有能力继续维系这段感情,就像自己无法延误兴欣上个赛季的战绩那样……她这样想着,缓缓握紧了双手,克制着自己想要伸出手抓住对方的冲动。

 

我们需要时间冷静一下……苏沐橙在心中这样劝阻着自己。

 

上林苑的入口就在前方不远处,两个人谁都没用先开口叫停,只是不约而同的放缓了脚步,似乎是希望脚下的道路可以无限延长。但天总不遂人愿,孙翔手里的行李箱就像是城堡舞会的挂钟,不合时宜地用自身提醒起深陷在“舞会”中的两人。

 

橡胶材质的轮子因为苏沐橙这段时间的奔波磨平,在路过某个下水道口的时候深陷了进去,让没怎么在意它的孙翔顿时趔趄了一下。他停下脚步,皱眉检查着始作俑者,随后得出来行李箱需要报废的结论。

 

苏沐橙听完后短暂“哦”了一声,只觉得面前这个行李箱就好像两人之间的感情那样,因为自己的原因从最初的完好无损逐渐开始出现裂痕……最后逐渐到当下这样。

 

孙翔倒是察觉到了苏沐橙脸上的表情,抬头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上林苑,深呼吸之后将手中的行李箱交还给了对方,同时开口:“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苏沐橙摇了摇头,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口,只是客套一般地说道:“路上小心。”

 

哈?路上小心?

 

面前女人故作生疏的语气让孙翔愣了愣,脸色继而瞬间变得铁青,写满了难以置信,似乎没想到苏沐橙会以这句话作为今晚的结尾,更没想到她都丝毫没有想过要对两人的关系进行挽回,就好像对方并不在意今晚所发生的一切一样。不舍在这一瞬间被怒意冲散,他只感觉那些被自己珍视的回忆在此刻成为了玩笑,成为了自己一厢情愿地付出。

 

“苏沐橙!你——!”

 

狠话在口中来回滚了两遭还是无法吐露出来,孙翔狠狠瞪了苏沐橙两眼,然后伸手拦下了恰好驶过的出租车,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只将背影留给在场的另一人。

 

没有再发出任何的声音,苏沐橙就这么拉着行李箱站在上林苑小区的入口处,看着面前的少年脸上的表情几番变化,最后压下满腔怒火钻进了出租车中。将心中的难过和不舍打包放在心底一角,她目送着那辆出租车消失在杭州街道的尽头,后知后觉地蹲下身,但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这样的情绪只维持了片刻,而后苏沐橙就将所有的情绪收敛,重新回到了之前那种状态,从口袋中掏出自己的手机,在微博上发送了一条动态。

 

苏沐橙V:之后就是赛场上见了。

 

各个社交平台的特别关注还没有取消,在苏沐橙新动态发出的一瞬间,任劳任怨的APP就给孙翔推送了消息,听到提示音的孙翔自然知道来源是谁,毕竟自己总共也没几个特关。本想把手机塞进兜里装不知道,但内心经过了几番挣扎之后,他还是认命般的按下了指纹锁的按键。

 

这个微博很短,总共也没有几个字,甚至都不用点进软件里跳转,仅是顶部信息栏那不长的一条,就足够孙翔将一切收入眼底。纵然没有特别的称呼作为指向,他也能够知道这是对方说给自己的话,同样也是将他们两人当下关系挑明的证明。

 

荣耀,这是他们之间最后剩下的纽带了。

 

那就……赛场上再见吧。


评论 ( 5 )
热度 ( 19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妄图成为说书人(半疯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