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热情消退的疲倦,
是能轻而易举夺走人希望的镰刀。

【伞橙】夏夜

*不会雨擦了但是想投桃报李,于是就…

*回家的公交上路过了夜市时冒出来的梗,随看随乐(跑了)


在苏沐秋晚上没排班的时候,苏沐橙总是喜欢跟着对方去摆夜市摆地摊,大家在广场外围成一圈,挨着路灯支棱起小桌子,小生意一般定下位置就不会多动,时间一长也就熟悉了起来,暂时做一个夏天的邻居。


街头的灯一盏挨着一盏跟家里差不了多少,而且除了哥哥那盏以外还都不用花钱,能省出些电费给风扇,还能赚上点。


日头还未完全落下,来往的摊主就支起了各自的家当,等苏沐秋回家吃完饭再带着妹妹出来,基本上就没了什么位置。苏沐秋倒也不担心,一半大小子手里抬这个折叠桌后背还背着妹妹的书桌,熟练地跟沿路的摊主们打着招呼,时不时还停下等等身后拉着挺旧一行李箱的小姑娘,倒一点都不觉得这样的日子苦。


做冰粥的婶子是个热心肠,一看见兄妹俩就会起来招呼,也不管手里时不时正坐着冰粥,同时还没好起来地招呼着隔壁摊卖烤肠的大叔往边上挪挪,给兄妹俩让开个地方。


一般这个时候,苏沐橙就会甜甜地应一声,然后拉着行李箱小跑着凑过去,然后招呼哥哥把桌子扛到这边。之后就是苏沐秋的专场,看他几下就把那折叠桌支了起来,然后熟练地将行李箱里的东西全都摆到桌上,再之后,那行李箱就暂时性的归了苏沐橙。


小姑娘总习惯把行李箱当凳子,从书包里掏出来课本就趴桌上开始写作业,课程不太紧张的时候,她也会翻着课本预习下之后的新章节。


每到这个时候,婶子总是习惯将自家的灯往苏沐橙这边掰一掰,只不过夏天的蚊虫多,点灯的地方更招惹这些小东西。苏沐秋掀起蚊香熏人,不大乐意让苏沐橙点,随身揣着一瓶花露水,时不时就往后者腿上喷两下,倒是没在意自己受伤被咬出来的一串鼓包。


夏天的夜里留着白日的暑气,说是出来遛弯消暑,但也确实没多清凉。孩子们嘴馋,遛到一半就喜欢拽着父母来到婶子的摊子前,吵闹着天热就非要冰来吃,故而婶子的生意总是比旁人好。来的人多了,就总能注意到在旁边一边摆摊一边看书的小姑娘,这时婶子总会多夸两句对方,顺带让人关照下生意。


苏沐秋眼力劲可好得很,瞅着合适的时候就会探头过来,笑嘻嘻地跟人推荐起自家的商品。摊上卖得都是些小玩意,尤其是能掰成手镯的荧光棒这类,总能戳中孩子们的点,再加上摆摊的兄妹两个招人喜欢,大人也不拘着几块钱,看孩子喜欢也就买上几支,末了还教训教训自家贪玩的孩子。


一半这时候苏沐橙如果在,那收钱就是她的事儿,小姑娘已经习惯了街头的买卖,口算得倒也挺快,熟练地从随身的挎包里翻找着零钱找给人家,而苏沐秋则是凑到小孩面前,熟练从桶里抽出来对方想要的颜色,倒是分工有序。


隔壁大叔偶尔会招呼兄妹两个过去,从铁板上拿起两个焦香的淀粉肠,然后在上面刷一层独家秘制的酱料,递到两人面前。大叔不收两人的钱,不过家里有个刚上幼儿园的小孩,苏沐秋就时不时把自己卖的小玩意给大叔塞点,也算有来有回。


大叔明显不是很在意这个,但也不会去拒绝,只是偶尔会坏心眼的去折腾下苏沐秋,偷摸在肠上刷蹭辣酱。后者不能怎么能吃辣,刚开始没怎么防备,总是前一秒笑嘻嘻大口咬下去,后一秒就被辣到找苏沐橙要水。卖冰粥的婶子在这时多半是在看戏,只偶尔看苏沐秋辣的难受,才找个小杯子舀点冰,整一小杯冰粥给兄妹两个人分着吃。


不过这个生意也就做到八点多,吃完大叔婶子给的宵夜也就差不多到了时间,大人们带着孩子,总不会在外面呆太晚,这时候就三三两两的开始往家里走。而苏沐秋总会先撺掇妹妹回家睡觉,而自己则是在外面多带上一会儿,运气好还能再卖出去些,运气不好就多等会儿帮叔婶收个摊,也算投桃报李。


提前尝到人情冷暖的苏沐橙自然懂这些,不等四周的“邻居”费口舌催促,就先一步收拾完书本,然后背着自己不大的书包,跟大伙依次道别,最后才会走到苏沐秋面前,把余下的半瓶水塞到对方手里,小大人般的叮嘱着。


“——我先回家啦,哥你也要早点回来啊!”

评论 ( 2 )
热度 ( 25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妄图成为说书人(半疯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