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热情消退的疲倦,
是能轻而易举夺走人希望的镰刀。

【翔橙】偶遇

*《红玫瑰》收录文章目录(按照时间线排列)

*今天吃到了好香好香的饭饭,开心,我宣布那就是我心里的翔橙No.1


——放轻松点,不过是加时赛。

 

无论是江波涛、方明华还是战队的其他人,甚至连周泽楷都在休息日开始的第一天拍着孙翔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叮嘱了一句。这样的待遇让第一次参加总决赛的孙翔有些受宠若惊,甚至还在自家队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卧槽”了一句,本以为是紧张的情绪已经明显到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了,结果只是大家不约而同的关心罢了。

 

不过这样的关心似乎没有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紧张的情绪从休息日的第一天开始就在孙翔的心中扎下了根,并随着时间地缓慢推移而逐渐的生根发芽,继而成长为无人让人忽视地程度。在上一场比赛前,孙翔心中也有过这样的紧张感,大概是第一次场的胜利和队友的可靠让自己有了胜券在握的感觉,也没有严重到现在这般的程度,但现在……

 

孙翔自然不可能继续放任这种紧张肆意蔓延,本赛季的决战之日就在不久之后,虽说自己会尽量调整好状态,但这总还是会有存在纰漏的地方。而且他不相信自己只会有这一次触及冠军的机会,总还是要学会克制,不如从现在做起。

 

说干就干,孙翔就这样开始了漫漫求学路,开始和战队的各路队友讨教克服紧张的方法,只不过大家的情况不尽相同,自然也不能照抄照搬,结合着自己的个性挑挑拣拣再修改一番,还真让孙翔得到了一份看起来还算有效的《总决赛怎样客服紧张感——轮回战队版》。

 

思前想后也无法用肉眼揣摩出那种对自己最有效,干脆像是安排每日训练一样,排出来了一个执行表,而在比赛前的最后一天,赫然留出来了两项孙翔自认为最放松的项目——吃甜品和去网游里看风景。

 

这两项建议的来源分别是方明华和周泽楷,作为备受大家信任的两个人,孙翔觉得这两条十分可取,而为什么不采纳江波涛的建议呢,这并不是说江波涛不受孙翔信任,而是对方的解压方式对孙翔而言过于困难……嗯,这主要因为孙翔不会做饭,而之前江波涛偶尔为了缓解紧张而主动包揽轮回众人的晚饭。

 

虽然孙翔自认为并不是那种对于口腹之欲毫无兴趣的人,但在甜品这个方面,确实不能算是自己的专长,也就很虚心的请教了给自己提出这个建议的方明华,并从对方手里拿到一家开门很早、有很隐蔽的空间并且据说十分好吃的甜品店的地址。

 

踩着早高峰尾巴出门的孙翔在路上就一个劲的感慨,如果不是方明华多次强调“我没去吃过只是听别人说起味道很好”这类的话,自己真的会以为这是对方私藏已久的宝藏店铺,这次是看在自己感天动地战友情的份上才慷慨分享。不过不是也没有关系,甜品还能难吃到哪里去,总归“甜”这个口味就是能让人感受到愉悦的。

 

即使是地址在手,但店面还是比孙翔想象中难找许多,跟着手机上的地图导航在老街区里七拐八拐,最后终于是停在了一个有些其貌不扬的玻璃门前停下了下来,同时耳机里还传来了高德地图的声音:

 

“目的地在您左侧,本次导航结束。”

 

盯着这个没什么明显标志的门口看了片刻,孙翔还是选择相信方明华,伸手推开了面前的大门。门口悬挂的风铃声音清脆,一下子扫去了夏日的浮躁,他走进其中,看着室内的装潢倒是吃了一惊,如果外面的大门给人的感觉是其貌不扬,那内里就必然可以用别有洞天去形容。

 

不同于现在大火的ins风格,原木色的整体色调首先从视觉上就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加上复古系的装修,给身处快节奏生活的人们一种大隐于市的感觉,也让他隐约有了不虚此行的想法。

 

坐在吧台内侧的服务员听见门被人推开的声音,边抬头边熟练开口招呼着来客,话正说到一办,视线与推门而入的孙翔交汇,似乎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生生拐了个语调,似乎对此感到十分诧异。

 

“欢迎光……临!”

 

诧异归诧异,职业操守还是让她没有惊叫出声,在很快恢复镇定之后,开口向孙翔介绍起了店里的各色甜品。

 

柜台摆放着足以以假乱真的蛋糕模型,视线在上面逐一扫过,按时吃过早饭的孙翔说不上多么有胃口,但看着精心制作地各色蛋糕还是有些跃跃欲试起来。可能是可选项数量过多的原因,一眼看去还让人有些难以抉择,他站在柜台前沉默了好几分钟,在咨询过面前的服务员之后,才伸手指向了其中同样其貌不扬的一个。

 

“就这个栗子蛋糕吧。”

 

服务员点点头,十分麻利地在点单台上操作着,不过是转眼间,就将收银小票和叫号器递了过来。同时,一起递到孙翔手里的,还有一个小本一支笔。

 

孙翔自然是是很懂这个,就没多说什么,拿起那支笔大手一挥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见对方这么干脆就给自己签了名,那名服务员明显十分激动,接过签名本的时候都是郑重其事的模样,末了又十分克制的伸出手,给孙翔指了一个方向。

 

“孙翔大神,12号桌在那边,请先就坐。”

 

再看眼神,活像是自己看到了什么惊天秘密。

 

现在店里这么空还需要指定位置啊……没在意对方的眼神,但孙翔心里还是有槽要吐,不过顾及着自己第一次来这里,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当这是店里一贯的规矩,老老实实听从着安排,顺着服务员指明的方向与桌子上贴着的号码一路找了过去。

 

这个数字是店里桌号的最后一个吧?确实藏得挺深啊,不愧是方哥这种上海老土著推荐的店啊……在心中偷偷感慨的同时,他穿过一张张整齐摆放的桌椅,来到了店里最角落的位置,在拐过一个转角之后,就正好看见了贴在在桌子一角的“12”。

 

到达目的地的孙翔一瞬间僵硬起来,看着面前桌子一侧坐着的女人有些不知所措。他求助似得将视线投向吧台处,而那位服务员大概是正在准备餐品,倒是没第一时间接收到自己的目光——这么空荡的店里还需要拼桌必然是不正常的操作,虽然不知道服务员是故意为之还是毫不知情,但是,他确实是打算换一个桌子了。

 

只不过还没等孙翔做出转身的动作,在不远处位置坐着的女人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缓缓抬起头,将整张没有任何伪装的脸暴露在了孙翔的面前。

 

-

苏沐橙也算是这家店的常客,每次来上海比赛的时候总要抽空过来一趟,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加时赛之前短暂的休整时间,战队自然不会再做什么统一安排,在提前和叶修打过招呼之后,苏沐橙就踩着他们开始营业的时间推开了大。在跟吧台的小姑娘打过招呼之后,她就熟门熟路的钻进了最隐蔽的位置里,准备趁着餐品准备的时间刷两集电视剧。

 

可还没落座多久,就听见了外面大门推开是的声音,心中没忍住嘟囔了两句,也不知道是谁能跟自己一样大早晨出来吃甜品,之后还多感慨了两句自己的先见之明——提前躲到了最里面这桌。

 

可真等那位跟自己一样大早晨出来吃甜品的客人站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苏沐橙却是明显愣在了当场——就说孙翔这个人吧,确实没有那种不嗜甜的人设,但要说热爱到一大早就光顾甜品店,这也有些让人吃惊。在与对方视线交汇的时候,她将面前少年脸上的错愕和慌张尽收眼底,就仿佛自己是什么对方避之不及的洪水猛兽一样,看见就要下意识拉开距离。

 

这个反应还挺有意思的。

 

在嘉世战队的队友情随着时间化为往事之后,苏沐橙对于孙翔的看法也发生了不小的改观,大概这个是表现与战绩过于出色,倒也成功洗去了苏沐橙眼中对方身上与豺狼为伍时候的负面滤镜,现在再独处时,也不在无意识在两人间树立起什么屏障,倒是单方面将其划在了熟人的范围内。

 

对着自己面前的位置努努嘴后,苏沐橙开口:“你确定要去外面,这家店等候可就要上座了,你不怕让粉丝看见?”

 

对方的这句话显然戳中了孙翔心中最担心的点,在经历过短暂的内心挣扎过后,倒没有直接转身离开,而是按照建议伸手拉开了桌子另一侧的座椅,在那个空着位置上落了座。与对方这样的距离,让他感到有些手足无措,视线短暂四下扫视之后,又疑惑地看向苏沐橙,开口:

 

“你一个人过来的?”

 

“不然呢?”苏沐橙的视线从屏幕落到孙翔脸上,心情颇好地回答着:“叫着其他人那目标就太大啦,而且他们也有别的安排。”回答完问题,她话锋一转,询问起孙翔,“你是怎么知道这家店的?”

 

正准备回答这个问题,但孙翔猛然响起自己询问方明华时的初衷,立马将到嘴的答案重新咽了回去,模棱两可地做着答复,“这是方哥推荐的店,说这家店开门早、隐蔽性高、味道也不错。”

 

听到这个答案的苏沐橙噗嗤一笑,倒是让面前的少年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伸手揉了揉有些笑僵的脸,在孙翔疑惑地目光下开口:“这句话,之前是我对方明华说的,本来是想让他带着女朋友来这里,结果没想到,他竟然推荐给了你!”

 

这个答案让孙翔恍然大悟,原本自己还以为是方明华无意间发现了宝藏店铺推荐给了同期的朋友和自己,结果没想到最开始的信息来源却是自己面前的这人。恍惚间他也回忆起了对方的某些小爱好,而在那些探店视频火起来之前,苏沐橙似乎就有在比赛间隙到各个城市去挖掘美食的习惯,只不过一直在小号偷偷分享,有人问起就推荐,并没有大范围的广而告之。

 

看见孙翔脸上表情的变化,苏沐橙倒是觉得挺有意思,暂停了屏幕上正播放着的电视剧,双手手指交叉垫在下颚处,饶有兴趣地开口调侃道:“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也喜欢吃甜品?”

 

这个问句让孙翔顿了顿,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苏沐橙倒也没太留给他纠结的时间,见对方一脸“我说还是不说”的表情,心中八卦之心横生,仗着两人的关系比先前好了不少,直接追问了起来,末了还佯装出一副恶狠狠地样子,“你要是不说,我就去问方明华,反正这地址肯定是从他嘴里泄露的。”

 

孙翔听完这句话,脸上表情变了几变,到底是没抗住,一点一点把心里的那些个想法都吐露了出来。听完孙翔话的苏沐橙短暂的“哦”了一声,然后倚住身后的抱枕,再开口时就多了点惺惺相惜的味道。

 

“其实我也挺紧张的,我们战队可一大半都是新人,第一年出道就走到这儿,紧张的氛围肯定比你们那里厉害得多,就连果果也一样,整天担惊受怕还不敢问,怕影响我们状态。”

 

孙翔听着苏沐橙的话,倒是越听越不对味儿,最后脸色古怪地问道:“……你这是在炫耀吧?”

 

“哎呀,被你看出来了。”苏沐橙对着孙翔做了个鬼脸,脸上的表情倒是比之前再嘉世的时候多了不少,最后还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做出一副“大家都是兄弟”的模样,“我这不是安慰你嘛,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听罢苏沐橙的话,孙翔鼻子抽动几下后,冷不丁不屑地哼了声,心想谁跟你是兄弟,谁跟叶修那家伙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但也只是心中想想,倒是没把这煞风景的话说出来。

 

面前这人一贯将内心的想法写在脸上,苏沐橙自然也看得出来,回忆着旧时在嘉世的种种,倒是没想孙翔单方面对叶修的针锋相对一直延续到了今天,之前在赛场上倒是没大看出来。她看向孙翔,故意假装不满地开口:

 

“你是不是在心里偷偷说我坏话?”

 

“谁会偷偷说你坏话……”

 

孙翔回嘴倒是挺利落,就是说道一半卡了壳,似乎是在纠结应当再怎么解释,毕竟无论是“我是在说叶修坏话”还是“说坏话都当面说从不偷偷”,都不算什么好解释。他倒是生怕苏沐橙再因此误会,欲言又止好几遭,就愣是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最后还是苏沐橙制止了他,笑着开口说了句:“我逗你的!”

 

孙翔瞪大了眼睛看着苏沐橙,似乎是再认识对方一眼,以往倒是没发现这人心眼这么坏,闲着没事就逗人完。不过再想想以前,他倒也释然了,就俩人之前同队时那关系,对方哪有佯装生气逗人玩的机会,每次都是真被气狠了——就连肖时钦刚转队过来的时候,可都没捞着个好脸色。

 

孙翔自己在心里胡乱想了半天,又伸手戳了戳对方,“喂,苏沐橙,你真的紧张啊?”

 

“嗯?”苏沐橙正刷微博刷的正开心,冷不丁被戳了下,倒是没收住笑,“我骗你干嘛,你去我也没几次打入决赛的经验啊——也没奖杯。”

 

被苏沐橙的笑容晃了两下,孙翔晕晕乎乎地思考着对方的话。好像确实,从苏沐橙出道那年开始,嘉世战队就和冠军再无缘分,说起来倒是和自己的际遇相似,明明所在战队一身荣光,可搁到自己这边,就跟个愣头青差不了多少,在最后一战的前一日紧张到不行,甚至都开始不耻下问到处取经。

 

但似乎苏沐橙又和自己不一样……孙翔打量了面前笑着玩手机的女人,总觉得自己又被她糊弄了。正当他想再说些什么,没成想苏沐橙正好抬起了头,两人视线一下子碰撞在了一起,倒是把他即将脱口而出的话重新噎了回去。

 

“怎么,你不相信我?”苏沐橙开口。

 

看着面前苏沐橙,仅一瞬间,孙翔就觉得“不相信”三个字,自己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

 

暖色的光从他们头顶的吊灯处落下,给两人脸上打上了昏黄的暖意,然后随着苏沐橙眨动双眼的瞬间跌落在她的睫毛上。这样的暖意不同于室外夏日时分的灼人烈阳,带着已经离去的春日气息,格外让人眷恋,不那知何时在萌芽又枯萎的心情,在此时似乎也再次有了破土而出的迹象,拼命顶着自己头上那层沉重的泥层。

 

孙翔没回答那个问题,只是装模作样的低下头,做出一副回旁人消息的模样,只感觉心里有些胀又有些痒。

 

两人谁也没再开口,门口悬挂着的风铃随着开关门的间隙频繁响起,但在角落这个不大的空间中,却是一下横生了不少寂静,一直持续到服务员捧着一托盘的甜点过来。

 

将托盘放在桌子上后,那服务员就转头离开了,孙翔这才将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收回,然后就看着几乎被占满地桌子狠狠吃惊了。他的视线在桌上的蛋糕和苏沐橙的脸上来回交替了好几下,直到看见对方脸上并无任何诧异地时候,才用难以置信地开口。

 

“你竟然能吃下去这么多?”

 

看着孙翔活像见了鬼地模样,苏沐橙又好气又好笑,再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自己是前辈之后,才出声跟面前的少年解释着;“你之前没跟女孩子出去玩过吗?”

 

孙翔听完愣了愣,然后涨红了脸开口:“和你有什么关系!”

 

这份模样倒是看得苏沐橙有些好笑,默默惊讶了对方的纯情之后,开口解释:“好不容易来一次,我当然要把自己想吃的都吃一遍,再者,我又不是非要全部吃完。”她眨眨眼,对着孙翔笑了笑,“原本想着直接把几个打包,带回去给柔柔和果果,现在你正好也来了,我也就不用这么费事了。”

 

说罢,苏沐橙又伸出手,在孙翔肩上拍了拍。

 

“前辈相信你的饭量,加油多吃点!”


评论 ( 5 )
热度 ( 27 )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妄图成为说书人(半疯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