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热情消退的疲倦,
是能轻而易举夺走人希望的镰刀。

【肖时钦/苏沐橙】夜谈

*肖时钦转会来的那一天



他们从兴欣网吧出来的样子有些狼狈。

 

陶轩心里记挂着乔一帆的事儿,看着肖时钦和孙翔成功脱身,就先一步回了办公室,准备找微草俱乐部的老板打探打探消息。孙翔大概是还记恨着刚刚吃的哑巴亏,连带着对所有人都没了好脸色,但又不能把火对着旁人乱发,闷闷道了个别就走进了俱乐部的大门。

 

作为嘉世战队的新副队长,其他工作人员对肖时钦也挺客气的,走进嘉世俱乐部大门之后就凑堆嘘寒问暖起来,关怀着这位刚来第一天就见识到粉丝“热情”的副队长。而肖时钦毕竟是当过队长在记者面前打过机锋的人,应对这些自然不在话下,在几人中从容游走,直到苏沐橙闯入。

 

她大概是在晚上的聚餐中没怎么吃饱,现在正提着一塑料袋的零食慢悠悠走着,倒是没想到会正好撞上肖时钦,站在门口也愣了愣。工作人员见状,脸色也变得有些古怪,尴尬地招呼着站在门口的苏沐橙,说别被附近的粉丝撞见。

 

苏沐橙在出门前做了足够的伪装,对粉丝来说,这是不刻意观察的话可能根本认不出的程度,而自己平常也没少以类似的打扮出门,从没出过什么差错。没将心中的疑惑说出,她点点头,脚步也快了些,小跑着来到了几人面前,然后才注意到了肖时钦身上的狼狈,视线往身后兴欣网吧的方向看了看,上扬起了唇角。

 

嘉世俱乐部的这些工作人员也不是傻子,今天一天苏沐橙什么脸色都看得见,加上之前在俱乐部内部到处流传的流言,心中更是各有想法,八卦之火一下子烧得热烈,可又不知道应该从什么角度开口询问。

 

“我带着肖副队进去吧。”苏沐橙没给他们八卦的机会,直接开口。

 

这倒是让在场所有人没法拒绝,他们本来就各有职务,老板和当家选手们在对面网吧出了情况才赶过来支援的,现在警报解除,自然应该回到各自的位置。原本肖时钦对他们不算熟悉,自然不好点破,现在苏沐橙突然出现横插一档,他们顿时就尴尬起来,纷纷与两位当家选手告别离开。

 

苏沐橙的视线在肖时钦身上短暂停留了几瞬,然后对着兴欣网吧那边努努嘴,开口说道:“他带你去那边了啊。”

 

这个“他”代指的是谁,肖时钦很快反应了过来,再看着苏沐橙脸上的反应,心中只觉自己的猜测距离真相更接近了一些。回忆着网吧中与那些人的交锋,心中愈发好奇了起来,到底是怎样的恩怨能让叶秋和陶轩这样的关系都反目至此,他有心询问陶轩和孙翔,却也知道从他们口中只能听到片面之词,遂看向面前的苏沐橙,开口:

 

“你和战队是有什么矛盾吗?”

 

不问“叶秋和嘉世”,而是选择“苏沐橙和战队”。

 

这样的提问方式把冲突弱化了下来,而且作为和叶秋不怎么熟悉的后辈,还不如选择跟自己有相当程度私交的苏沐橙作为突破口,将无数的碎片整合在一起,逐步拼凑出没有任何偏颇的答案。

 

“他们现在还不想让你知道,我当然不能说。”苏沐橙懒得做谜语人,直接选择不作答。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从塑料袋里掏出了一支冻得邦邦硬的旺旺碎冰冰,拆开包装,握住最上面的那半截,递到了肖时钦的面前。

 

肖时钦一愣,然后伸手握住另外冰冷的半截,和面前的苏沐橙同时使劲儿,就听见短促的“啪”一声,那旺旺碎冰冰就从中点位置断了开,正好一人一半。他吃着苏沐橙递过来的冰棍,心里倒还想着刚才的问题,面前这人如此干脆的拒绝倒是出乎他的预料,心中愈发觉得这事儿可能比自己想的要严重得多,要不然以这位姑奶奶在嘉世俱乐部的地位,也不需要担心什么。

 

“我也不是害怕说出来会被他们怎么样。”苏沐橙像是看透了肖时钦的心思,接着说道,“我的合同总共就剩了一年,就算穿小鞋还能穿多久呢?而且这个时候我从嘉世走了,要带走多少代言啊,陶轩他才舍不得。”

 

“有些话,我先不说,他们会主动告诉你,然后你再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真相到底是怎样的,会比我直接告诉你好很多——你可不用指望从我嘴里听到他们什么好话,当然,坏话也不会有。”

 

苏沐橙的言语中并没有掩饰对嘉世战队的不满,可同时,她并不打算将这份不满和盘托出,就像是认定肖时钦无法解决一样。

 

这让肖时钦频频皱眉,战队合作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能够对面前的队友全身心的交付,如果战队内部本就存在着矛盾,那无论去进行怎样的磨合都于事无补,这不是长时间的练习就能够改变的情况。当下的情况对于他而言十分陌生,纵然是钻研过各种战术的战术大师,也无法做到在赛场下洞悉人心。

 

“你带我参观下俱乐部吧。”

 

冷不丁,肖时钦开口。

 

听到这句话的苏沐橙诧异了一下,然后很快调整过来,笑着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好。”

 

两人并肩往嘉世俱乐部里面走着,相比较白天时候,被好些人簇拥着宛如走马观花一样的介绍,苏沐橙明显要细致很多。无论怎么说后者都是在这一小片区域吃住了好些年,自然有一番小心得,这时充当起导游,说得倒是比旁人都要全面些,甚至都介绍起了食堂阿姨的哪道菜最好吃。

 

“不过我猜你应该不太喜欢。”苏沐橙做着最后总结。

 

“可能吧,”肖时钦点点头,“我口味偏咸辣点。”

 

两个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肖时钦看着不远处还亮着灯的大楼,总觉得当下的气氛适合再回到不久前的那个话题,遂主动牵引着话茬拐了回去。

 

“你最近打法好像不太稳定。”

 

“也挺正常的吧?”苏沐橙挑了挑眉,并不意外肖时钦再次提起,但因为对方从比赛这个角度入手,倒也没继续闭口不谈的干脆,“嘉世的战术体系在改变,我不怎么可能还按照以前的习惯去打比赛,现在队伍里有合适的战术主心骨,但没有配合的意识,孙翔需要其他人去迁就,和我打不成配合,就只能自己一点点摸索方向。”

 

末了还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肖时钦,“要不然怎么费这么大劲儿把你挖过来干嘛。”

 

“嘉世之前几场比赛的得分确实有些不尽人意。”

 

肖时钦这评价说得含蓄,无奈之余也没法反驳,只能摸着鼻子认下了这个重担,脑内飞速闪过近段时间嘉世战队低迷到让人无法评价的战绩。也就是身上还有“豪门战队”这个响当当的名头,要不然早被粉丝和玩家们的舆论战压垮一半了,正忙着如何给支持者们一个交代,哪儿还有就算大出血都要东山再起的雄心壮志。

 

“你用词还挺委婉的。”苏沐橙的语气里带着调侃,“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不尽人意,往届被淘汰的队伍可都没跟嘉世这样,顶着那么闪亮的名头。”

 

听到这句话,肖时钦脸上的表情尴尬了一瞬,很快又调整过来,“现在的嘉世可比不一定就比进入季后赛的那些比赛差上多少。”

 

“嗯,你说得对。”苏沐橙点点头,“不过也不能说得那么绝对。”

 

三个全明星层次的选手,放在什么时候都是不容小觑的存在,而这手好牌却偏偏出现在了淘汰赛的牌桌上,不免让看客心生几分惋惜,觉得平白浪费一首好牌,可这手牌的最后输赢,苏沐橙却不如旁人那般笃定——毕竟从来没有哪个人心如散沙的队伍有能够触碰冠军的殊荣。

 

“这里可不是雷霆。”苏沐橙再开口,似乎意有所指,“无论别人怎么说都比不过你自己去感受,肖时钦,要不要赌一赌,我觉得你会后悔的。”

 

肖时钦再看到苏沐橙对此的消极态度,颇为无奈,面前这人明显已经对这个豪门战队失去了全部的信心,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生了锈的提线木偶,会按照“操纵者”完美完成所有任务,但其中会生出多少摩擦,全然未知。才来嘉世的第一天,饶是肖时钦,都已经感觉到了头大,遂苦笑着开口:“这话可不好说。”

 

“走一步看一步呗。”苏沐橙的唇角微微上扬起来,看心情倒是比白日好了不少。

 

惹人烦的话题到这里画上了休止符,肖时钦伸手拿过苏沐橙手里已经空了的碎冰冰外壳,连同自己手里的那个扔进了道路旁的垃圾桶里。在做完这一切之后,他环顾四周,好像有些分不清现在所在的位置,无奈转头求助看向苏沐橙。

 

苏沐橙接收到了肖时钦的眼神,伸手往东边指了指,“宿舍啊,在这边。”

 

“一起回去?”肖时钦开口。

 

“好啊。”苏沐橙点点头,然后好奇开口,“你刚在门口是不是就忘记了去宿舍怎么走?”

 

“不然呢?他们太健谈了,我没找到机会问,正好你来了。”肖时钦无奈耸肩,倒是不觉得迷路这件事有多丢人,“你今早晨的脸色,我还以为来嘉世就成了你仇人。”

 

“也差不多吧!”苏沐橙郑重其事点点头,“为了迎接你可折腾死我了。”

 

“那你怎么不装病?”

 

“这个借口之前用太多了,不太合适。”

 

“……”


评论 ( 1 )
热度 ( 50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妄图成为说书人(半疯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