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热情消退的疲倦,
是能轻而易举夺走人希望的镰刀。

【翔橙】一个拥抱

*错峰一下(反正没区别)

*520快乐——这个月职浓度MAX——

*《红玫瑰》目录


关于苏沐橙决定和自己一起去霸图战队客场打比赛这件事,确实有些出乎孙翔的预料。

 

叶修退役后的兴欣战队战绩相比较第十赛季平庸了不少,也许还没有到那些营销号和不良评论家说得那样惨淡,但确实也因为战队各个方面的原因止步在了四强的位置上。这个位置对于任何一个仅仅出道两年的队伍而言都绝对算不上很差,只是无奈这是第十赛季的顶级黑马兴欣,这个赛季的惜败可是将头上那冠军队的头衔一下折腾的暗淡不少。

 

不过兴欣战队对此也是早有预计,并没有看出这次的战败给他们的士气造成多大打击,虽然最后还是出局的结局,但这个赛季对兴欣来说也并非就此止步。兴欣的队员不像是其他战队那样是训练营出身的新生代,也没有那么完备的荣耀对战知识,尤其是叶修退役的第一年,也许整个战队的战术基调没有推翻重来这么夸张,却也一定要针对着现有的核心进行修改和侧重。

 

认真来说的话,这也不算是一个小工程,而作为队长和队中全明星选手之一的苏沐橙,这也是必然会落在她手中的工作。

 

原本孙翔还以为苏沐橙在这个赛季结束之前都会待在兴欣那边处理这份工作,却不想在临近客场准备去霸图那边的时候接到了来自女朋友的消息,电话这端的自己还有些难以置信,稍愣了一会儿之后,然后才想起来追问对方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

 

电话那头的苏沐橙明显没有回答孙翔问题的打算,笑声从电话听筒泄露至孙翔耳中,随后化作了四个字,结束了这通电话:“——假公济私。”

 

结束通话之后的孙翔倒是也没多想什么,转身跟不远处的江波涛打了声招呼,随后就一溜烟从训练室里跑了出去,打算冲到经理办公室说一声下场比赛不用给自己买票这件事,顺便再打听一下这次的航班,准备自己动手安排一二。

 

“副队,孙翔这是什么情况?”坐在江波涛旁边的吕泊远把脑袋凑了过来,八卦地问着。

 

“听说是苏沐橙前辈也要跟着咱们去霸图客场。”江波涛笑着回答,在这件事上也没对其他人多做隐瞒,直截了当给捅了出来,根本没提对方打掩护的心思,一句话把仇恨直接拉满,“孙翔去找经理,说是准备自己买票,比赛结束之后来走报销流程。”

 

按照以前的安排,轮回各个队员的机票选座都是由俱乐部统一负责,毕竟大家隔三差五就要飞这么一次,如果每次都是各个队员自己购票回来再走报销的流程那多累啊,偶有例外情况,也都是先去找经理报备,就比如孙翔这次。

 

哀嚎声在短暂的寂静之后从训练室的角落传来,荣耀联盟的单身狗一直挺多,相比较而言,像孙翔和方明华这种已经有对象的人更像是异类。可方明华和孙翔又不同,前者的对象并非荣耀职业联赛的圈里人,平常工作休息的时间也就是正常社畜那样,基本也不会有跟着方明华一起出去比赛的想法,再加上方明华为人也低调,根本不会和孙翔那样,在俩人刚确定关系的时候恨不得昭告天下人,更不用说往后那些变本加厉的行径了。

 

“所以我们不但要紧张的比赛,还要经受住孙翔的炫耀。”说这话的人是杜明,在整个轮回战队里,孙翔和苏沐橙凑成一对这件事无疑对他打击最大,直到现在还时不时能从孙翔不自觉的炫耀buff中受到伤害,侮辱性极强的那种。

 

“不会那么夸张。”周泽楷也后靠着椅子插入话题:“比赛重要,孙翔知道。”

 

话虽如此,作为队友的大家自然是相信孙翔在这方面的职业素养,可是相信归相信,当一群单身狗加一个不单身的方明华一想到孙翔有女朋友陪着一起去参加比赛时,心中还是会浮现出一些难以用语言去描述的羡慕之情。

 

而这份羡慕之情,则是在孙翔和苏沐橙手牵手出现在机场候机厅的时候来到了顶峰,大概是分开买票的原因,头等舱狭长的走廊在登机后就横亘在了原本坚固不可摧的轮回战队中央,直接将本应连贯的座位表分割成了有孙翔的那片和没孙翔的那片,倒是让轮回其他人暴揍后者一顿的想法化作了泡影。

 

杜明不知道第多少次从孙翔那边收回视线,跟吴启对视的时候还故意做出一副牙疼的模样,呲牙咧嘴的跟后者比划着,弄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旁人还以为孙翔闲着没事偷摸给了杜明一拳,最后还是江波涛出声结束了这场默剧。

 

从上海到青岛的时间并不算长,但苏沐橙的手却没有一刻在键盘上停下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在不大的机舱内响起,倒是并没有多么扰人。在转头的时候,孙翔无意间看到了电脑屏幕上的内容,一眼就抓到了几个账号卡的名字,顺势就猜出苏沐橙是在整理兴欣战队的复盘笔记,随即避险般的收回了视线。

 

看苏沐橙一门心思扑在兴欣上,孙翔理解的同时心中难免生出不小酸意,只觉得苏沐橙最开始电话里的“假公济私”都是哄骗人的鬼话。

 

自从世邀赛之后确定关系之后到现在,感情升温的时候并非没有,但等时间进入到季后赛的征程之后,孙翔就十分清晰的品味出苏沐橙一直处于情绪低谷中,而对方大概也是担心这种情绪传染给正在备战季后赛的自己,都没有主动去提及这方面的事情。

 

现在网络上对兴欣战队的嘲弄与之前兴欣嘉世两战队在挑战赛相遇的那个赛季有些类似,也大概是现在立场不同的原因,无法再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思去旁观,甚至还在几次看到键盘侠胡乱分析兴欣队内现状的时候差点生出叫对方竞技场的心思。

 

这一切,他都没有和苏沐橙提起过,如果可以的话,更希望对方可以主动将这些苦恼跟自己进行分享。

 

原本和女朋友同行的喜悦被冲淡,孙翔脑子里胡乱想着这些,竟在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可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一直都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甚至还听见了苏沐橙小声同乘务员索要毛毯的声音,感受到了毛毯覆在自己身上的微痒触感。

 

而直到等机落地开始在地面上滑行,被收起电脑之后的苏沐橙伸手推了两下之后,孙翔才觉得自己真正清醒过来。此时的苏沐橙已经收拾好了所有东西,正笑眯眯地盯着他,似乎在观察对方什么时候能醒。

 

睁开眼的瞬间就撞上苏沐橙的眸子,孙翔的心跳没出息地小跳了两拍,但又想起睡着之前对方的所作所为,直接压下了心中的悸动,把不满摆在了脸上。苏沐橙只觉理亏,随即伸出手,在孙翔已经睡出印子的脸上捏了捏。虽然这行径有些像哄小孩子,可毕竟是来自女朋友的示好,也就欣然接受,很快将睡着前的那些不满抛之脑后,和对方聊起天来。

 

这次和以往有些不同,青岛的机场前段时间刚刚经过搬迁,从原本大家还挺熟悉的流亭机场来到了新坐落在胶州的一个,倒也没太大的问题,就是距离轮回战队习惯下榻的酒店远了不是一星半点,可这事儿也不是他们能解决的,只能认命。

 

江波涛一下车就给霸图俱乐部的司机去了电话,经理提前跟霸图俱乐部打过招呼,司机也按照飞机降落的时间掐点来到了机场,现在正在到达大厅等候着。大家也不好让人等太久,取到各自的行李就招呼着其他人往出口方向走去,倒是没再给小情侣两人留下相处的机会。

 

那司机对各个战队的选手们也熟悉,眼尖瞅到了颜值格外引人注目的周泽楷,立即出声招呼着轮回战队的众人。

 

苏沐橙的身高相对于轮回战队的其他人而言是矮的,又是和孙翔一起坠在队伍最后面,自然被前面那群大高个挡了个严实,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位司机师傅一直到上车时,才注意到自己身后的这群人里还有一个苏沐橙。

 

“苏队?”那司机师傅诧异开口,看苏沐橙的眼神倒是多了几分郁闷和原来如此。

 

孙翔不解的眼神在自家女朋友和那位司机师傅身上转了几个来回,似乎是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如此反应,正准备开口问几句,就听见车里传来了杜明的催促声,随即将问句重新咽回了肚子里,转头往车里钻去。

 

“我去!”

 

刚钻进车里,孙翔就爆出一声惊天的“我去”,再看看刚刚招呼自己的杜明,正缩在位置上憋笑,倒是憋得挺辛苦,就跟要抽过去了似得。在看到叶修的一瞬间,他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也大概知道了那位霸图俱乐部的司机师傅如此郁闷的原因,对着面前一门心思看好戏的队友们怒目而视,明明是队友还帮着别人来捉弄自己。

 

看着眼前这个在第十赛季时候大爆手速抢走战队三连冠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的最终BOSS,孙翔的心情可是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一想到,这位终极BOSS大概率是来接自己女朋友的时候。

 

刚看到叶修在这儿的时候大家都憋着坏,没出声和人说话,现在成功整蛊了孙翔,作为副队长的江波涛就不好再一声不吭,随即过去开口与对方攀谈了起来,理直气壮地套着对方话,“叶前辈怎么有空来霸图?”

 

“被联盟返聘来当你们的解说员,”对此,叶修倒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说出来了现阶段还是保密层次的情报,“怕不怕,你们的战术意图可都要被我看透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轮回战队众人开始面面相觑,先是互相对视了一眼,而后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般的将视线落在了孙翔身边的苏沐橙身上,似乎看透了苏沐橙此次一反常态与他们共同出行的原因,顿时又给孙翔那边投去了怜悯的目光。

 

不过与此同时,他们也透过叶修的话语感受到了来自联盟深深的恶意,联盟解说员叶修的出道首秀,正好是霸图战队和轮回战队对第十一赛季冠军之位展开角逐的最后一战,一方是退役之前宿敌所率领的战队,另一方则是退役前最后一战的敌人,总让人感觉两个战队先联手打爆叶修再争夺冠军之位才是正确的展开。

 

怕不怕?

 

这个问题自然不会有人正面回答,战术意图被上帝视角的叶修看透了又怎么样,只要对手看不透就行,他们的对手又不是上帝视角。

 

和打着哈哈跟叶修聊天的其他人不同,孙翔脸上的表情一下子臭了不少,右手也直接往后一伸,抓住了苏沐橙垂在身侧的手,倒像是护着财宝的恶龙,视线跟叶修一对视就警惕到不行,就生怕对方直接就把苏沐橙拐跑。

 

孙翔如此的反应让苏沐橙有些哑然失笑,其实她是知道叶修在青岛这回事儿,来之前也是约好抽时间找个地方聊聊,但是没想,叶修会直接跟着霸图战队的司机跑来机场借人,更没想到轮回战队的在这几位会配合着叶修一起整蛊自家队友。

 

叶修揶揄地神情落在苏沐橙眼中,对方倒是没再耍坏去调侃自家男朋友,就是在两人视线不经意间视线交汇的时候,总带着那么几丝火药味,让夹在中间的苏沐橙分外难受。不过在飞机上的时候,她一直在忙着战队工作,原本现在面对孙翔本就理亏,再加上叶修这一茬儿,自然得顺着孙翔毛去梳,哪儿还能继续往炸里折腾。

 

轮回众人看得直牙酸,尤其是杜明,正频频转头看向在最后排坐着的叶修,盼着对方对前面正秀恩爱的自家队友一个大招,把那不自觉扩散出来的酸臭味儿灭的一干二净。

 

可叶修呢?自然不会一直抓着孙翔逗,现在正跟江波涛有来有回聊得热闹,倒是辜负了小明同学眼神中的殷殷期盼。

 

新机场距离市区的距离不算近,差一点都要赶上从上海飞来青岛的时间了,不过大家刚在飞机上打了个瞌睡,现在也不怎么困,就各自找消遣打发着时间,倒是也没觉得时间过得很慢。车最后是停在了酒店前,见终于到站,轮回战队的大伙儿也都伸了个懒腰,拿起自己的行李就准备往下走,孙翔自然也不例外。

 

“你回头把房间号给我下,”苏沐橙没什么太明显地动作,只是略偏脑袋,在凑近了孙翔后开口,“我先跟叶修出去一趟。”

 

孙翔听后表情一臭,倒是没说“你不准去”之类的话,无声点了点头,但心情肯定没好到哪里去。

 

叶修和苏沐橙是公众人物,也没法大白天就毫无顾忌地四处晃悠,最后还是打电话找张新杰问了问,去海边要了个去处。

 

栈桥算是青岛挺有名的风景区,但对各位职业选手来说就没太大的吸引力,毕竟每次来的时候都是比赛日,满大街都是荣耀粉丝,这边刚比完赛那边就主动往人流量最多的地方去,不是明摆着让人抓,也正好现在是比赛前一天的工作日,大家都还没赶过来,能稍微轻松点。

 

天主教堂附近的欧风建筑群里藏着不少咖啡店,工作日的时候人并不多,倒是个谈话的好去处,顺着高德地图的导航,俩人来到了那张新杰推荐的那间咖啡店门前,在吧台后坐着的老板娘并没有多热情地起身招揽,倒是更让人放松了些。俩人对咖啡并没有太多兴趣,视线在吧台的菜单上来回转了好几圈,最后才决定点一壶绿茶润喉。

 

在女人将绿茶送到两人面前之后,苏沐橙就伸手按下了面前电脑的电源键,将桌面上已经整理的差不多的文档点开,然后推到了叶修面前。这一个赛季中,她和叶修的联系其实并不少,但双方总是很有默契地不去讨论兴欣这一年的变化,直到这一年征程已然画上句号的现在,才将今年的答卷铺展在这位前队长的面前。

 

就像方锐说得那样,就算叶修退役了,也还是兴欣战队的精神股东,要按时汇报今年业绩的。关于这个形容,叶修自然也从苏沐橙和陈果口中听说了,倒是没反对。

 

这个赛季的兴欣,表现的很差吗?

 

其实并不差。叶修退役导致兴欣的战术核心发生转变,虽然有夏休期的磨合,但依旧需要高水平的竞技进行检验,出现滑坡是非常正常的情况。而在经过前半段的磨合之后,战队的众人就飞快适应了自己当下的位置,打出来的水平比第十赛季更甚,但无奈现在整个兴欣就像撞上了新人墙一般,就算头破血流的去努力,和其他没有任何变化、平稳交替核心的战队比还是棋差一招,止步四强。

 

战队的大家其实都还挺开心,毕竟在赛季初的时候他们可是一度回到了被各个战队连环虐的状态,现在能后来居上打出这个成绩,也算是不负到此为止的努力。可这其中不包括苏沐橙,作为队长,作为赛场上的指挥者,她总要比别人想的更多、反思得更深刻、也要承受住更多的压力。

 

大概是受兴欣战队环境的影响,苏沐橙对荣耀的热爱日益浓厚,甚至比在嘉世最初的两年更甚,但同时,因为肩负了一队发展的重担,言谈间地疲倦也要比往日多得多,就连现在也是如此,俨然已经把兴欣战队和荣耀放在了自己心中的首位,甚至都有些忽略了别的什么东西。

 

叶修看得出来,但是什么都没有说,就像最开始苏沐橙背着“花瓶”的名头试图平衡代言和比赛的时候,他也是什么都没说,看着这只刚刚成功破茧的蝶用自身的力量去一点点舒展,振翅飞行,最后成功变成赛场上明亮的一抹色彩。

 

而对于兴欣战队未来的路应该如何去走,叶修也觉得自己无需过多去担心,只是捡着各个队员这赛季的表现讲了讲,末了才重点分析了下各自的不足,倒是没有过多去干涉。在讲完这一切之后,他伸手在桌面上敲了敲,将苏沐橙的视线从屏幕上吸引过来,而后开口道:

 

“老板娘都说已经放假了,你这也差不多足够了。”

 

退役后的叶修在陈果的强烈要求下没退兴欣的战队群,自然也是知道队内具体的放假时间,现在提起这个苏沐橙,也只是提醒对方莫要过犹不及,也无须像自己最后时候那样,孤注一掷只为了最后一次狂欢。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又扬扬下巴,似乎是在示意对方往外看。

 

苏沐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正好看见叶修扬下巴的动作,随即转头,看向咖啡店之外。不知何时,孙翔已经出现在那里,还特意伪装过,现在正旁若无人地注视着不远处在拍婚纱照的未婚夫妻,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和他说的?”苏沐橙转过头来,看向叶修,语带诧异。

 

“现在除了那小子,也没什么人能让你忘记这堆烦心事儿了吧?”叶修倒是根本不否认,点头之后开口,语气中还带着明显的调侃味道。

 

听到这话的苏沐橙偏头一想,也觉得这话没什么差错,接着就想到了什么一般,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是不是果果找你了。”

 

见苏沐橙这么说,叶修就朝着她摊了摊手,一副“你自己猜到的别说是我说漏嘴”的样子,接着就把那笔记本电脑往回推了推,摆明了就是要赶人走。

 

看叶修这副模样,再加上孙翔还在门口等着自己,苏沐橙也没继续逗留,三两下收拾好了自己的随身物品,接着轻手轻脚地溜了出去,往孙翔肩上拍了那么一下。孙翔没想到苏沐橙这么快就能出来,看得正出神,肩膀上冷不丁就被来了一下,惊得险些将墨镜掉地上去,怒气冲冲地转头想要理论,却冷不丁撞进了一道浅色的眸子里,顿时消了气。

 

跟孙翔的全副武装相比,苏沐橙墨镜的伪装明显不够看,只见面前的少年端详了两下,随即取下了头顶上的那顶鸭舌帽,直接兜头扣到了自己头上。已经习惯了男友如此突然动作的她倒也不惊讶,只是伸手将头顶的帽子调整到了更合适的位置,然后主动握住了对方的手。

 

“走吧,我们去海边逛逛。”

 

晚高峰将在不久之后来临,灼人的日光也已经出现了西落的倾向,就算落在身上也不会留下多少热意,在这个时间,栈桥最边缘位置的沙滩边已经没了那么多游客,倒是便宜了不怎么想被粉丝撞上的两个人。

 

“苏沐橙,你觉得荣耀好玩吗?”

 

天空的颜色倒映在海面上,孙翔说这句话的时候就站在海边的礁石上眺望着这份蓝色,海风吹将他的声音吹至细碎,杂糅着海浪对的声音一起送到苏沐橙耳边。


对方这些天的变化都被他看在眼里,他转身两步走到前者的面前,伸出双手将苏沐橙揽进怀里,同时在她耳边开口压低了声音开口:“——我觉得很好玩。”我感谢这份有趣,能让我走进这个赛场,能让我经历这么多的同时还能与你相遇。

 

面前的男人仗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遮蔽住了苏沐橙眼前剩余的光亮,原本广阔的海洋瞬间没了踪影,只余下近在咫尺了,其中翻腾着汹涌的波涛,似乎在试图将自己淹没。她不太习惯在外面和孙翔有如此亲昵的接触,但这次却像是被蛊惑到了一般,放任了对方的突然袭击。

 

面对这个问题,虽然苏沐橙不知道孙翔这个问句的用意,但还是本着自己心中的想法将答案说了出来,能站在那个赛场上的人,估计没有人会不热爱着荣耀吧。

 

无视了远处的游客和他们不经意间投过来的善意目光,熟悉的气息充斥在两人共同构筑起的不大空间内,倒是将不久前的萦绕在苏沐橙身上的失意一扫而光。她嫣然一笑,主动伸手勾住面前人的脖颈,将他拉得距离自己更近一份,在暧昧中低声开口:

 

“是吧,其实我也这么觉得。”

 

这是他们宁愿放弃无数可能性也要追求的王座,也是他们燃烧青春去攀登的险峰,如果不是对这个游戏抱着百分百的热爱,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放弃那么多可供选择的道路,然后用尽全力去追逐那个不知何时就会戛然而止的未来。


评论 ( 1 )
热度 ( 44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妄图成为说书人(半疯版) | Powered by LOFTER